“好学近乎知”的丰富内涵

“好学近乎知”的丰富内涵
“好学近乎知”出自《中庸》,在《孔子家语》中写作“好学近于智”,突出了好学的重要性。《学记》言:“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知道。”孔子也曾慨叹:“吾尝整天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”纵观前史,但凡学有成果的智者圣贤都非他人所逼迫,而是依托自主自愿的好学精力。  学以修身力行  在孔门弟子中,曾子为人树立了一个“好学近乎知”的典范。孔子称曾子生性鲁钝,但因其好学终成儒门“宗圣”。在《曾子》中,记载了曾子好学的心得:“正人攻其恶,求其过,强其所不能,去私欲,从事于义,可谓学矣。”正人可以责怪自己的过恶,寻求自己的过错,对自己还不会做或做得不完美的当地要加强,勉励自己做得一无是处,并克除自己的私欲,凡事都要按照义的规范来进行。这些都做到了,才称得上是学。  “正人爱日以学,及时以行,难者弗避,易者弗从,唯义地点。”正人要爱惜时日来学习。古代好学之人夜以继日、挑灯夜战,乃至“头悬梁,锥刺股”,具有这样奋发读书的精力,才可以学有所成。此外,还要及时地把所学的付诸行动,在日子中去执行。难做的不逃避,简单的也不顺从,只考虑其是否契合道义。“日旦工作,夕而自省思,以殁其身,亦可谓守业矣。”白日攻治学业,到晚上就自我检讨查看,坚持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就这样日复一日,一向坚持到老死,才可谓据守学业。  曾子还提出,正人之学有必要把握好五个方面:“正人既学之,患其不博也;既博之,患其不习也;既习之,患其不知也;既知之,患其不能行也;既能行之,患其不能以让也。正人之学,致此五者罢了矣。”正人学了之后,忧虑自己学得不行渊博;学得渊博之后,还忧虑不能不时温习;常常温习了,还忧虑并不真实知晓其间的义理;现已知晓其间的义理了,又忧虑不能付诸行动;既能在日子中实施,又忧虑内行动上做不到推让。由此可见,曾子好学的规范适当高,要求人不只可以学以致用,并且还要有助于养成自己推让的品德。  在《颜氏家训》中,有一段关于读书、肄业意图的论说,值得现代常识分子警醒:“夫学者,所以求益耳。见人读数十卷书,便自巨大,陵忽长者,缓慢同列,人疾之如仇人,恶之如鸱枭。如此以学自损,不如无学也。古之学者为己,以补缺乏也;今之学者为人,但能说之也。古之学者为人,行道以利世也。今之学者为己,修身以求进也。夫学者犹种树也,春玩其华,秋登其实。讲论文章,春华也;修身利行,秋实也。”  这段话提示人不能把“学儒”变成“搞儒学”,知与行不合一。其意是说:学习的意图是为了求得出息,可是我见到有人读了十几卷书后,便自命不凡,欺负长者,小看同辈,这样他人天然像对仇人相同恨他,像对鸱枭那样厌烦他。这样肄业,其实对自己并无好处,还不如不学。古代肄业的人是为了充分自己,以补偿本身的缺乏;现在肄业的人是为了向他人夸耀,只能纸上谈兵。古代肄业的人,是为了利益他人,推广自己的建议,以谋福于社会。就如孔子处处周游列国,推广自己的仁慈学说,意图并非为自己升官发财,而是为了使自己的学说,可以为国君所用,谋福于社会、利益人群。现在肄业之人是为了本身的需求,添加自己的才华,以求当官。学习就像种果树相同,春天可以赏玩它的花朵,秋天可以摘取它的果实。讲论文章,比如赏玩春花;修身力行,才是秋天的果实。可见,真实的学识是可以把自己所学的经典执行在日子之中,使自己的德行以及为人处世、为人处世的才能有所提高,最基本的也要做到仁义礼智信,把人伦关系处理好。  学之弗能弗措  《中庸》对好学的特征与成果进行了论述:“有弗学,学之弗能弗措也。有弗问,问之弗知弗措也。有弗思,思之弗得弗措也。有弗辨,辨之弗明弗措也。有弗行,行之弗笃弗措也。”人平时有不学的时分。尽管有不学的时分,可是无论如何要勉励自己,一有闲暇的时分就要学,并且有必要要学得成功,所以说“学之弗能弗措也”。相同,人发问问题、考虑研讨、区分事理、事必躬亲都要做到完全。尽管人的才能、才智、聪明不等,但只需肯学、好学都能有成果,所以不要妄自菲薄:“人一能之,己百之;人十能之,己千之。果能此道矣,虽愚必明,虽柔必强。”  孔子便是一位“学之弗能弗措也”的典范。《史记》记载,孔子去向师襄子学琴,学了十天,依然没有学习新的曲子。师襄子说:你可以添加学习的内容了。孔子说:我现已了解乐曲的方式,但还没有把握办法。过了一段时间,师襄子又说:你现已会演奏的技巧了,可以添加学习内容了。可是孔子说:我还没有体会曲子的意境。又学了一段时间,师襄子说:你现已体会曲子的意境,可以添加学习的内容了。孔子仍是说:我还不了解曲子的作者。又学了一段时间,孔子神态俨然,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境地,时而严肃穆然,若有所思,时而怡然高望,志意深远。孔子说:我知道曲子的作者是谁了。那个人皮肤深黑,体形颀长,眼光亮堂远大,像个控制四方诸侯的王者。若不是周文王,还有谁能撰作出这样的音乐曲子?师襄子听了之后,赶忙动身再拜说:我的教师也以为这首曲子的确是《文王操》!  从孔子学音乐就可以看到,好学就要做到“学之弗能弗措也”,绝不行浅尝辄止,一知半解就抛弃。  学习志在圣贤  读书志在圣贤,是古人肄业的方针。因而,学不仅仅学常识、学技术,重在学圣贤教导。《大学》中说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在儒家看来,才智明德是人赋性本有,从未丢掉,仅仅暂时被外物遮盖了罢了,正是经过好学,可以去除外在的遮盖而敞开自性明德,挨近本自具足的才智。孔子说: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学也。”夫子邻近必定有忠信之人,可是他们都没有夫子好学,所以孔子能成为圣人。可见,孔子正是因好学而成果圣人。  孔子以为,人有不学而能者、学而知之者、困而学之者。“不学而能者,上也”,可是这样的人比较少,普通人都需肄业,就连孔子也供认,他是学而知之者。《论语》中记载,孔子说“我非不学而能者,好古,敏以求之者也”。孔子终身好学,且自以为和普通人不同之处,便是比他人好学。他好学达到了必定的程度,以至于“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”。  “好古敏以求之”中的“古”,是指经典中所记载的古圣先王的教导,所以孔子所学所好都是圣贤之道。孔子自称终身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”,并没有以为自己有创造创造,自己所学习的都是古圣先贤的道理。现在人也很好学,常识面很渊博,但假如所学的常识未必是经过前史查验而沉积出来的才智,又短少品德的指引,就简单被误导。在这个常识爆破的年代,学习圣贤经典就显得愈加重要。  在《新书》中记载,“汤曰:‘学圣王之道者,譬其如日;静思而茕居,譬其若火。夫舍学圣之道,而静居独思,譬其若去日之明于庭,而就火之光于室也。然可以小见,而不可以大知。是故明君而正人,贵尚学道而贱下独思也。’”学古圣先王之道的人,可以把他比作是太阳;一个人静思茕居的时分,则如火光。假如放弃了学习圣贤之道,而一个人冥思苦索,就像放弃了门外太阳的光亮,而去屋子里挨近弱小的烛光。烛光可以让人有小小的才智,可以见到周围小的规模,可是敞开不了人的大才智。所以正确的君王、正人,都崇尚学习圣贤之道,而不是一个人单独冥思苦索。  可见,好学当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对所学内容有所拣择,不然南辕北辙,越学反而离道越远。中国传统圣贤经典都秉持“文以载道”的准则,特别值得求道的正人学习。人经过学习可以改变气质,成果圣贤品质,这便是《弟子规》中所说的“圣与贤,可驯致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